header photo

导读285

境外关注何方逝世 当局低调处理屏蔽消息

October 6, 2017

自由派学者何方逝世 当局低调处理屏蔽消息

RFA 2017-10-04 

2017年10月3日凌晨2时,中共体制内自由派学者、中共早期领导人张闻天的秘书、前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所长何方因病送医途中突然离世。中国官方低调屏蔽该消息。(吴亦桐提供/拍摄时间不详)

 

2017年9月末,何方将其出版的包括《党史笔记》、《从延安一路走来的反思》等7本著作,捐给德国海德堡大学图书馆以供德国汉学学者研究使用。(吴亦桐提供)

 

 

2017年9月23日,三位中共体制内自由派人士:毛泽东前秘书李锐(前排左二)《炎黄春秋》社长杜导正(前排左三)、与何方(前排左一)三家人聚会。杜导正评价何方是于民族有利的学者(学者吴伟提供)

 

中共党内自由派学者何方周二在北京辞世,终年95岁。何方曾担任中共早期领导人张闻天秘书,在中共的历次政治运动中命运跌宕起伏。他曾公开批评毛泽东发动援朝战争,是政治错误。去年受到官方纪检部门通报,批评他仇视毛泽东。《炎黄春秋》社长杜导正评价何方是一位坚守真相的学者。(吴亦桐/海蓝 报道)

有党内自由派学者之称的何方,周二(10月3日)凌晨2时因病辞世,享年95岁。何方的夫人宋以敏向本台表示,丈夫离世非常突然,因此没有遭受身体上的太多痛苦。消息指,何方的遗体告别仪式将于本月8日举行,未知官方届时是否会有所限制。

何方逝世后不久,中国官媒和门户网站发布了简短消息;至晚间,早前的报道大多消失,在新浪微博搜索,只有零星的消息保存。目前官方唯一消息为澎湃新闻讣告式新闻报道,其中回避了何方曾为张闻天秘书及对中国延安历史研究的介绍。

不愿透过姓名的何方友人认为,何方虽未与体制完全决裂,但其从未出卖良知,对于这位体制中的另类人物,官方一直低调封杀其言论。在19大前的“敏感时期”,当局更不愿意其去世消息引发关于民主、自由的讨论。对此何方夫人向本台表示何方的辞世有可能已变成“敏感问题”。

宋以敏:有可能又变成敏感问题了,没关系了,删就删吧,他(何方)比较突然,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留言。他该做的事情已经都做过了、做完了,也做不动了,他有些事情还有些尾巴,我帮助他完成就是了。

9月下旬,何方曾与另两位中共党内自由派人物毛泽东前秘书李锐、《炎黄春秋》杂志社社长杜导正聚会,未料这是一次告别聚会。

杜导正告诉本台,他与何方的友情绵延20馀年。他相信何方的精神不会被湮没。

杜导正:何方突然走了,做为他的老朋友,这不是什么痛苦不痛苦的问题,而是觉得这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一个损失,这个人人品又好,很正直。因为我们几十年是毛泽东那一套,那一套灌输了几十年了。在中共党史的研究上、特别是张闻天这个问题上,他就是个思想家,是对民族有利的老学者。

何方早年间曾为中共前领导人张闻天的秘书,因中共党内斗争激烈,1959年何方受张闻天牵连被打成“右倾分子”下放农场,文革期间再被劳改。文革后任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所长;晚年何方致力于中共党史研究,并在自由派杂志《炎黄春秋》担任顾问。他曾公开批评毛泽东发动援朝战争的政治错误,及发表多本纪录中共党史、反思中共体制的著作。

去年5月,中央纪委驻社科院纪检组通报,批评何方“长期以来主张民主社会主义、仇视毛泽东、搞历史虚无主义”。但何方的著述,在知识界和民间受到爱戴。知名公共知识分子贺卫方、雷颐等,都对何方的去世表达哀悼,并盛赞其洞察和坚持历史真相的精神。

Go Back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