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photo

导读285

杜光:主张民主社会主义有何不可?--四评中纪委驻社科院巡视组的通报

October 7, 2017

【中纪委驻社科院巡视组需还何方同志一个公道】去年5月,中央纪委驻社科院巡视组发通报,批评何方“长期以来主张民主社会主义、仇视毛泽东、搞历史虚无主义”。凡对何方老有了解的朋友莫不震惊。杜光同志奋笔疾书,写下四篇评论予以驳斥,后因事态没有扩大,似乎是不了了之,为了老人的安宁,没有发出。现何方老已归道山,这段历史公案应该让大家知情,为此即将几篇文章全部发出,是非付诸公论。——五柳村编者,2017年10月7日。

主张民主社会主义有何不可?

——四评中纪委驻社科院巡视组的通报

杜  光

中纪委驻社科院巡视组批评何方老“主张民主社会主义”,使我十分惊讶。民主社会主义作为一种理论见解,理论主张,对还是不对?对在哪里,不对在哪里?都是可以讨论,可以研究的。任凭是谁,都没有权利自封为真理裁判者,断定哪些见解是真理,哪些观点是谬论。“斯大林加秦始皇”的毛泽东没有这个权利,巡视组也没有这个权利!

不过,巡视组的通报既然把民主社会主义问题重新提了出来,就说明目前对这个问题的讨论、研究仍然是很有必要的。

九年前发生的关于民主社会主义的大辩论,始于国防大学辛子陵大校所著的《红太阳的陨落——千秋功罪毛泽东》一书,中国人民大学原副校长谢韬为该书所写的序言,响亮地提出“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的口号。《炎黄春秋》2007年第2期以《民主社会主义与中国模式》为题,发表了这篇序言,引起了拥毛派的大批判、大讨伐。

谢韬的序言和《红太阳》一书作者本人所写的“结束语”,都主张我国应该学习以瑞典等国为代表的民主社会主义。他们的见解,归纳起来有以下几点:(1)民主社会主义是马克思主义的正统,“马克思恩格斯晚年是民主社会主义者”;马克思主义的主题是“保留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平地长入社会主义”。“当代马克思主义的旗帜上写的是民主社会主义,坚持马克思主义就是坚持民主社会主义”。(2)“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的是列宁主义,而不是马克思主义;我们推崇暴力革命,就是受列宁主义的影响。(3)共产主义是从基督教文化传统的终极目标里衍生出来的,“是基督教天国理想的现代版”,“恩格斯晚年放弃了所谓共产主义的最高理想”,“共产主义成了乌托邦的旗帜”。(4)欧盟各国已经实现民主社会主义,“民主社会主义最伟大的成就,就是在老资本主义国家通过生产力的大发展和调节分配,基本上消灭了城乡差别、工农差别和体脑劳动的差别,铸就了民主社会主义的辉煌”;瑞典社会民主党“为我们在改革开放中坚持社会主义方向,走民主社会主义道路,提供了成功的范例;(5)构成民主社会主义模式的是民主宪政、混合所有制、社会市场经济和福利保障制度,这“四大法宝”我们学了三样,但不学宪政民主,其他三样就出现异化了。我国“继经济上完成了民主社会主义转变之后”,就应该改革政治体制,建立民主宪政;“混合经济是民主社会主义制度的经济基础。”(6)解散人民公社,实行包产到户,实行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一系列新政策属于民主社会主义,但为了避免‘修正主义’之嫌,我们称之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江泽民时代废止计划经济,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胡锦涛时代将“三个代表”和保护所有制写入宪法,“标志着中国走上民主社会主义道路”。(7)“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是马克思恩格斯的民主社会主义思想与中国改革开放的具体实践相结合的产物,它将像今日欧洲那样把中国建设成为一个富裕文明、公正和谐的民主社会主义国家。”

这些观点犹如一声春雷,震撼了浸透“斯大林加秦始皇”迷思的整个社会。它给人们指出了不同于传统说教的社会发展前景,使大家看到了新的道路,新的希望。因此,文章的发表和传播,很快就获得了理论思想界许多人的支持。但是,它同时也激起了执迷于“斯大林加秦始皇”的毛左派的愤怒。他们仗着依附于官方的优势,在报刊上发表批判文章,在北京、上海、杭州等地举行批判大会,声讨谢韬和民主社会主义。他们宣称:“只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才是马克思主义的正统”,“民主社会主义不是民主的社会主义,而是改良的资本主义,在中国发展民主社会主义,不是一种进步,而是一种倒退,是从社会主义向资本主义的倒退。”有的人甚至指斥民主社会主义是“一股反党反社会主义反马克思主义的思潮”,妄图“颠覆党的领导和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导地位”。

同这些官方半官方的讨伐相比,由于没有报刊媒体可以利用,支持民主社会主义的文章只能在网上传播,声势和影响都受到很大的限制。自那个大辩论、大批判的高潮以后,作为理论体系的民主社会主义逐渐淡出思想界,但介绍北欧诸国的民主社会主义成就的文章,还是不时出现于报刊网络。民主社会主义由于它自身所具有的魅力和北欧诸国的榜样,在理论思想界依然有着一定的影响,而在国家的建设和改革的实践中,却没有产生积极的作用。这是同民主社会主义理论本身的缺陷分不开的。特别是把改革开放和“三个代表”等等解读为民主社会主义,更是对民主社会主义的极大损害,因为改革开放就其本质来说,属于反垄断反专制的民主主义范畴,“三个代表”则完全是欺骗民众、为专制统治服务的幌子,把它说成是民主社会主义,只能败坏民主社会主义的声誉。

在那次大辩论中,我以《关于民主社会主义等问题答客问》为题,写了一篇一万多字的文章,表示基本上赞成谢韬文章里的思想,认为它“引导人们跳出列宁主义斯大林主义的樊篱,去探索马克思主义的真理”,“是对传统观念的反叛,振聋发聩,惊世骇俗”,并且对和平过渡、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民主革命等问题,作了进一步的论述。同时也提出一些不同意见:“我不认为改革开放以来实行的是民主社会主义”,“中国现在还不是社会主义社会”,等等。

为了珍惜谢老和辛子陵提出民主社会主义的积极意义,我当时对民主社会主义是不是马克思恩格斯晚年思想的主流,是不是马克思主义的正统,没有作出论述。九年之后的今天,重提民主社会主义,我认为有必要从理论上澄清这个问题。马克思恩格斯晚年的思想主流是科学社会主义,而不是民主社会主义。恩格斯1877年在《卡尔·马克思》一文中总结马克思毕生的理论贡献时说:“在马克思使自己的名字永垂于科学史册的许多重要发现中”,最主要的是历史唯物主义和剩余价值,“现代科学社会主义就是建立在这两个重要根据之上的。”可见,科学社会主义是马克思恩格斯积一生的追求而达到的理论结论,是马克思主义的主流和正统。

那么,为什么海内外的一些研究马克思主义的学者抛弃科学社会主义,转而提倡民主社会主义呢?我认为,最主要的是列宁斯大林打着科学社会主义的旗号,推行的却是俄国沙皇传统的独裁极权的专制主义,科学社会主义成了专制主义的护身符和保护色,以致败坏了科学社会主义的名声。在中国,毛泽东也是以“社会主义改造”、“社会主义革命”的名义,实现了封建专制主义在新生的民主主义中国的复辟,却自命为已经在中国建设起社会主义社会,使社会主义成为封建专制主义的代名词。总之,从十月革命以来,科学社会主义遭到了全面彻底的玷污和歪曲;海内外的社会民主主义和民主社会主义,就是在这种条件下油然而生的。

按照科学社会主义的内涵,社会主义将是取代资本主义的更高级的社会形态,而这个取代是一个社会自发的漫长的过程。目前先进的资本主义国家正在朝这个方向前进,但离开这个目标还很远。因此,在相当一个长时期里,人们还是只能在理论上对社会主义进行探讨、研究,而不能通过政治权力强行加以实践、推行。由于社会还不具备社会主义的条件,一切试图通过暴力把社会主义强加于社会的努力,都只能召唤封建专制主义的幽灵,把历史的车轮拉回到前资本主义的轨道。苏联和中国的实践,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列宁斯大林毛泽东之辈假社会主义之名而厉行独裁专制,败坏了科学社会主义的声誉。面对这种局面,有些社会主义者不得不另辟蹊径,民主社会主义正是他们的无可奈何的选择。

民主社会主义突出社会主义的民主内涵,反映了提出者的良苦用心。但是,民主本来就是社会主义的题中应有之义。它的如何实现,实现程度,都取决于生产力发展水平和社会文明程度。科学社会主义对此有着明确的论述。

马克思恩格斯的科学社会主义,是对他们早年提出的共产主义的继承和扬弃。共产主义提倡阶级斗争、夺取政权、消灭私有制,而且主张通过暴力革命来实现。建立在历史唯物主义和剩余价值的基础上的科学社会主义继承共产主义的这些思想,却抛弃了暴力革命,而认为这一切都可以通过和平过渡的方式来实现。我们可以从历史唯物主义和剩余价值的基本理论得到证明。

历史唯物主义有一段名言:“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们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存在的物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任务本身,只有在解决它的物质条件已经存在或者至少是在形成过程中的时候,才会产生。”至于剩余价值理论中关于未来社会将是在资本主义所取得的全部成就的基础上重新建立个人所有制,关于股份制是迈向新生产方式的过渡点等等论述,不但为科学社会主义描画出未来社会所有制的具体形式,而且指出实现这个前景的过渡途径。这些规律性的论述,既是历史唯物主义和剩余价值理论的基本内涵,也是科学社会主义的理论基础。它意味着社会的进步与发展将会通过社会生产的自身变革而达到,不需要任何暴力催生。这一点是和民主社会主义完全一致的。

按照科学社会主义的观点,我国远未具备实现社会主义的物质条件。因为整个社会的各个领域,都迷漫着封建特色的专制主义,或专制特色的封建主义。我们现阶段的历史任务是反专制反垄断,这是民主主义性质的任务,而不是社会主义性质的任务。所以,关于民主社会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的是非,可以在理论上探讨、分析,却不宜于把它付之实践。可以同实践联系起来的,是海外先进国家有哪些社会主义因素?我国如何为未来的社会主义创造条件,培养幼芽?等等。这些理论探讨的重要意义,在于清洗列斯毛强加于社会主义的种种专制主义污垢,还科学社会主义以本来面目。在认清社会主义本质的基础上,脱下假社会主义的外衣,把国家发展放在民主主义的轨道上。这才是走向社会主义的光明大道。

谢韬老和辛子陵等出于爱党爱国的初衷,想用民主社会主义来引导我国社会走上立宪民主的道路,用心良苦,精神可嘉。但专制主义的现实却同民主社会主义格格不入。“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实际上是中国特色的专制主义,它排斥任何社会主义的主张。九年前官方半官方的媒体和御用文人对民主社会主义的批判和围剿,九年后的中纪委驻社科院巡视组把“主张民主社会主义”列为何方老的错误,都是同一个现实的反映。

                   2016年6月9日

Go Back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