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photo

导读285

杜光:理论思想领域的违纪和腐败--再评中纪委驻社科院巡视组的通报

October 7, 2017

【中纪委驻社科院巡视组需还何方同志一个公道】去年5月,中央纪委驻社科院巡视组发通报,批评何方“长期以来主张民主社会主义、仇视毛泽东、搞历史虚无主义”。凡对何方老有了解的朋友莫不震惊。杜光同志奋笔疾书,写下四篇评论予以驳斥,后因事态没有扩大,似乎是不了了之,为了老人的安宁,没有发出。现何方老已归道山,这段历史公案应该让大家知情,为此即将几篇文章全部发出,是非付诸公论。——五柳村编者,2017年10月7日。

理论思想领域的违纪和腐败

——再评中纪委驻社科院巡视组的通报

 杜  光

中纪委派驻社科院的巡视组指责何方老“长期以来主张民主社会主义、仇视毛泽东,搞历史虚无主义,等等”。我起初觉得,中央纪委向各地各单位派出巡视组,主要是检查、清除腐败现象,怎么查起民主社会主义、历史虚无主义来啦?后来转而一想,他们既然是中纪委派出的巡视组,当然可以检查社科院是否有违法违纪的现象,这是他们的职责所在。因此,巡视组完全有权检查何方老是否违反纪律或违反法律;任何党员都不能超脱于党规国法之外,何方老当然也不能例外。问题在于,通报只说何方老“长期以来主张民主社会主义、仇视毛泽东,搞历史虚无主义,等等”,却没有说清何方老违反什么纪律、什么法规。党章和哪一部法律的哪一条记载着党员或公民不能主张民主社会主义?有哪一条规定党员或公民不能评论毛泽东,不能探讨党史的真假是非?

或者有人会说,前年的中央九号文件有所谓“七不讲”的规定,其中就包括不许讨论共产党在历史上的错误,何方作为老党员,应该模范地遵守党的纪律,不应该“仇视毛泽东,搞历史虚无主义”。需要指出,九号文件和“七不讲”,都是违背党章、违背宪法的。任何政党制订这样压制思想自由、剥夺党员权利的党规,只能玷污自己,使自己蒙羞。党员或公民应该遵守的是党章和宪法、法律,而不是某个明显违反党章、违反宪法的文件。更何况何方老发表批评毛泽东和延安整风的书,是在九号文件和“七不讲”出来之前,怎么能拿后来的规定去追诉以前的著作呢?

特别需要指出,通报所谓的“仇视毛泽东,搞历史虚无主义”,都是巡视组强加于何方老的。什么叫“仇视”?仇视是指主观意愿上有一种敌对怀恨的心理,把对方看做仇敌,进而采取恶意的言语或行动,抹黑对方,侮辱对方。通观何方老书中谈到毛泽东的地方,都是客观地记述事实,还原历史真相,没有贬低丑化,怎么能说是“仇视”呢?把何方老对毛泽东的历史记述归结为仇视,说明巡视组的大人们仍然把毛泽东供奉为神圣不可侵犯的圣人,同到韶山去焚香膜拜、祈求多福的愚夫愚妇一样,对毛泽东依然保持着文革式的个人崇拜,违背了党章规定的“党禁止任何形式的个人崇拜”。因此,才会对触动了毛泽东的神圣性的言论,加上“仇视”的罪名。

至于把“搞历史虚无主义”的帽子扣在何方老的头上,就越发可笑了。什么是“历史虚无主义”?如果我的理解不错的话,所谓历史虚无主义,就是用虚无主义的观念来指导研究、书写、评论历史问题,既包括抹杀历史事实,把历史真相“虚无”掉了,也包括把虚构的“事实”强加于历史。一般说来,之所以出现历史虚无主义,大都是由于研究、书写者的利益驱使所致。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也有不少由于书写者的利益驱使而产生的虚无主义的历史记录。这些历史虚无主义的产物,既无助于改善共产党的形象,也不可能加强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合理性。相反地,由于掩盖历史真相,就不能从历史过程的是非得失中获取经验教训,而只能沿着虚构的历史所营造的假象,继续自欺欺人。这就不能不损害自身的形象,扭曲了党的领导的方向感,削弱党的领导的进步作用。因此,清除党史上的虚无主义杂质,还原那些被虚无的党史真相,从中吸取有益的经验教训,把国家和社会引上符合于历史规律的发展轨道,就成为当代一切具有责任感的共产党员和知识分子的历史任务。何方老关于遵义会议和延安整风的历史著作,就是在这样的历史需要下应运而生的。他清洗了被强加于遵义会议和延安整风的虚无主义污垢,使广大党员和民众了解历史的本来面貌,为历史研究提供了真实可信的资料,应该得到党和社会的褒奖和敬重。在这个问题上,他既为党和国家做出了出色的贡献,也为自己毕生的革命经历,增添上一抹艳丽灿烂的色彩。他是历史虚无主义的批判者、清除者,历史唯物主义的捍卫者,巡视组竟然说他“搞历史虚无主义”。这样颠倒黑白,真令人啼笑皆非。以如此高级的巡视组,却作出如此低级的判断,岂不是太荒唐了吗?

最后,特别需要指出的是,中纪委派驻社科院的巡视组从违纪的角度对何方老进行检查,这当然无可厚非。但十八大以来中纪委派往各地的大量巡视组,巡视的多以腐败问题为对象,人们习惯于以反腐败的眼光来看待巡视组,对于巡视组提出的问题,也难免从反腐败的角度,去观察巡视组关于何方老的通报。固然,违纪和腐败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但是,在两者之间,并没有不可逾越的鸿沟。对于理论思想领域的某些问题是否违法违纪的判断,往往同政治上的腐败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瓜葛。民主社会主义是个理论思想问题,应该同其他所有理论思想问题一样,本着“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原则,进行充分自由的讨论,取其精华,为我所用,转化成为人们的精神财富。毛泽东的是非功过,党史上的虚实真假,都是可以研究、可以讨论的,都是应该研究,应该讨论的,不存在是否违纪的问题,更同腐败沾不上边。但是,如何对待这些理论思想问题,是按照党章规定,让党员在党的会议和党报党刊上,行使自己的权利,讨论党的政策、工作和历史,还是只允许一种声音出现在党的会议和党报党刊上?这就牵涉到是否滥用权力问题,而滥用权力正是政治腐败的表现。巡视组批评何方老“主张民主社会主义”,把对于毛泽东的评论说成是“仇视毛泽东”,澄清党史上的虚无主义反而成了“搞历史虚无主义”。既剥夺了作为共产党员正常行使党章赋予的权利,也剥夺了他作为公民正常行使宪法所赋予的权利。这种做法,难道不是在滥用他们的政治权力吗?

把正常的学术研究视为违纪,对正确的学术观点加以批评,这本身就是违纪违法的;滥用党中央赋予的权力,更是政治腐败的一种具体表现。巡视组是不是也该检查一下自己,是否违纪、是否腐败啊!?

2016年5月26日

6月6日补充:据网上披露,进驻社科院的中纪委巡视组组长王怀臣,曾担任邓力群的秘书多年,亲受邓力群的長期指教熏陶,怪不得他会乘巡视之机刁难何方老。想当年邓力群处处同胡耀邦为难,为推到胡耀邦费尽心机,终于在所谓的生活会上得其所逞。他在会上作了长篇发言,逼迫胡耀邦辞职。但他只得意了几个月,十三大时就被赵紫阳采取的的差额选举挤出中央,又被李锐揭发出他当年在延安抢救运动中的丑事,进不了中顾委常委。他因此对胡耀邦、赵紫阳、李锐等恨之入骨。胡、赵、李都被公认为是共产党内倾向民主自由的一翼,被认为是党内民主派。党内民主派虽然不是有组织的派别,但由于政治思想上的取向相近,隐然成为党内争取民主自由的重要力量,成为邓力群生前所代表的顽固派的眼中之钉,背上之刺。何方老晚年的著作表明,他也致力于争取中国的民主自由,被认为是党内民主派的一员。王组长利用巡视组的权力压迫何方老,是否意在打击党内民主派,为他的恩师邓力群出气?若然如此,就更加显出滥用权力的政治腐败了。

Go Back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