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photo

导读285

赵晓铃:中国的卡廷惨案——张莘夫饮恨千秋

October 10, 2017
2017-10-09  往事并不如烟N

文|赵晓铃  来源:汉尊游学

 

 

 

1

 

 

前苏联官方一直宣称,是德国纳粹在1941年秋天占领波兰以后杀害了两万余名被俘的波兰军官和知识分子,把他们软埋在卡廷森林里。

 

很长时间以来,卡廷在苏联和波兰都是禁忌。不可以有与官方相左的说法。在波兰电影《卡廷》里,二战结束以后,知情人噤口不言,有的还被迫自杀。青年报考大学时,不能真实地填写父亲是在1940年被苏联人杀害的,教堂里不许安放在卡廷被害的波兰人的墓碑,坚持真相的人被处极刑。

 

50年后,戈尔巴乔夫在苏联解体时交出了有关档案,拂去了历史的疑云,但1940年苏联残忍杀害这些波兰人的事实,一直没有写进教科书里,很多俄罗斯人至今不知道这个被称为卡廷惨案的历史事件的真相。

 

这让人想起中国的张莘夫事件。

 

也是一个血案。

 

与卡廷比,被害人数少很多,但是事件发生时,战争已经结束,知道的人很多;然而不久以后,这事的真相也成为禁忌。至今,知道的人还是不多。

 

 
 

2

 

张莘夫原名张春恩,矿业工程师,抗战时在重庆北碚天府煤矿和孙越崎一起工作,做过天府煤矿矿长。

 

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不是大军进入东北,而是从各地调集几百名各专业的建设人才前往东北接收日伪产业。当时中国工业,东北要占到80%!这些产业,应该为战后重建中国服务。

 

经济部任命张莘夫为十七名接收委员的首名领班。他们在1945年10月到达东北,不能顺利接收,11月又退回关内。

 

1946年1月,张莘夫第二次飞到长春,又到了沈阳。日本战败,亚洲第一大露天煤矿抚顺煤矿生产不正常,以致铁路缺煤。国府与苏联方面达成有关抚顺煤矿归属的协议,1月14日,因苏方通知,张莘夫带了了七个技术人员,和几位铁路路警,乘专车往抚顺去接收。

 

然而,1月16日,张莘夫们被杀害在离抚顺25公里的地方,抛尸东北的荒野雪地里。

 

张莘夫遗体被找到时,身上被扎了18刀!

 

张莘夫一行究竟为何人所害?为什么?

 

1月26日,国民政府得到事件的秘密调查结果。

 

原来,1月14日张莘夫等到达抚顺后,立即失去人身自由,随行的路警被收缴枪枝。因为这里的中共人员抵制接收。苏联方面对接收也不配合。16日晚,苏军官员和当地警察来要他们立即乘原专车返回沈阳,张莘夫一行只得上了专列离开。那之前,张莘夫给沈阳打了一次电话,话没说完,电话就被掐断了。返回的专车行至距抚顺25公里的李石寨车站,铁路受阻,停车,一支“不明身份的武装分子”进入张莘夫的车厢,将这八个代表中国政府接收日伪矿产的技术人员拉下车,全部杀害。周围的人听见他们面对凶手悲愤的呼喊,都讲的中国话。

 

 
 

3

 

2月中旬,中国东北的严重局势引起国内外关注。这个时候,中国人才知道了美英苏三国出卖中国利益的雅尔塔密约,一时舆论大哗。

 

《嘉陵江日报》转载新闻:

 

“苏军势欲不退,刀光剑影犹存。”

 

“东北,极具爆发力的地区。”

 

“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发现中国之东北问题又在国际地平线上露其端倪。”

 

“此不幸地区仍有刀光剑影,敌对势态,可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之余音与第三次世界大战之预兆,美国人民对东北问题极感焦虑。”

 

报道苏联军队不但没有如其所应允的最初规定,在2月1日撤退,更复变本加利“重建其已撤去之装备,似有长期驻华之势。恐怕中国东北之经济特区将由日本之管制而转与苏联。”

 

纽约时报批评美国政府,认为这很明显是与“美国之参加雅尔达会议,使中国与苏联缔结条约,使中国对东北作种种让步”有关系的。

 

这时,张莘夫们的鲜血染红故乡的雪原,已逾一月。

 

2月20日晚,重庆北碚复旦大学东北同学会举行东北问题座谈会,到会师生一千三百余人,打破了历年任何集会纪录。会上,同学、教授“分别就东北问题之重要,接收之黑幕及东北之现状报告甚详,发言者均捐弃一切成见。”“呼吁全国领土完整,主权不容割裂,要求苏联履行中苏友好条约,要求火速撤兵,谈及东北现状,云东北同胞正受比日本统治下更悲惨之痛苦,瘟疫流行,不能医药,工人不能做工,农人不能耕田,商人不能经商,学生不能读书,全场涕泣之声可闻。”张莘夫及七名工程师惨死之经过尤令人悲愤。与会者一致以为,战胜了日本侵略者的中国人决不能忍受此种耻辱!当即决定要到政府请愿,唤起国家重视东北危机,并联络沙磁区同学。

 

第二天,复旦大学罢课三天以示满腔愤慨。

 

1946年2月22日,陪都重庆2万学生举行反苏大游行,从沙坪坝沿嘉陵江边公路步行到市内,从上清寺到民生路,到新华日报社门前,而北碚的同学是从北碚徒步进入市区的。

 

游行学生来到市政府,总统府秘书长吴鼎昌出来接见,致词道:“八年的抗战流血得来了东北的收复,绝不能让步一点,而致危害国家主权。”

 

23日,北碚未去重庆城区的各校学生,在北碚市区游行。当晚,到重庆国府请愿同学才走回北碚,一路高呼口号:

 

苏联应切实履行中苏友好条约!

不容许任何借口割据东北!

铲除一切非法地方政权!

铁血保卫东北!

我们不再蒙受九一八的耻辱!

中共应该爱护祖国!

 

有学生还举着这样的标语牌:

 

“苏联=德国+日本”

“斯大林>希特勒+裕仁天皇”

 

25日,南京广州等地学生响应陪都学生请愿,也举行游行示威。

 

26日,陪都各界大游行,在北碚的中央测量学校参加。并发布“为东北问题告同胞书”:

 

现在人类和平已蒙上阴影,国际的信义已在雅尔达密约中损毁,中国民族又临一次自“九一八”以来更严重的国难。

 

东北是我国的生命线,是富强建国的基石,我们必须收复东北。

 

为维护中华民国的领土主权完整,我们决誓死以趋,摧毁任何任何暴力。

 

一, 苏军应立即退出东北并归还一切运走之物货。

 

二, 拒绝苏联在中苏友好同盟条约以外的任何要求。

 

三, 严惩张莘夫被难凶手。

 

四, 中华民国的领土与主权必须完整。

 

五, 内蒙及新疆均为我国领土,决不容特殊化。

 

六, 各党各派应尊重国家利益,团结一致共赴国难。

……

 

张莘夫工作过的贵阳,各界于2月27日上午举行张莘夫烈士追悼会,会后,贵阳大学师范学院及各中等学校各及民众团体联合作爱国大游行。

 

 

 

 

2月28日,张莘夫工作过的北碚,有天府煤矿公司等团体追悼张莘夫的活动。

 

在重庆市内,中国工程师学会,中国矿冶工程学会,及天府煤矿公司,于2月27日上午在中国工程师学会礼堂举行张莘夫先生追悼会。工程师学会会员翁文浩,陈立夫张嘉敖,沈怡,吴兆洪,矿冶界前辈吴任之,北大重庆校友会曾琦等,以及工商界人士及各学术团体代表等二百余人参加,各界致送的挽联,花圈布满礼堂。

 

3月3日北碚学术界举行联谊大会,到会北碚各学术机关名流百余人,会前为张莘夫先生殉难事起立默哀三分钟。

 

3月4日上午9时,在陪都青年馆,各界追悼张莘夫等大会更加隆重。

 

到5月,因为内战烽火,张莘夫遗体已不能回故乡吉林,便安葬于沈阳北陵,上万民众参加葬礼,墓前石碑原有铭文,因家属反对,仅立无字之碑。所以到了文革,还能找到立碑处,再建,碑文极简,以不染政治。

 

在台湾出版的《传记文学》总213期上,找到几段当年的铭文。其言也含蓄,不过是为烈士悲愤,以惨痛事实警示国人。

 

“烈士奉命接收抚顺煤矿,有苏方理事玛利偕行,因抚顺有苏军驻守也。自长春至沈阳,而玛利悄之抚顺,以电话告东北行辕经济委员会主任委员张嘉敖,催烈士速往。或曰事甚尴尬,轻踏不测之机,突糟非常之变将奈何?”

 

“烈士之逢闵凶,东北之多亻叔扰,皆一魔掌之所翻复,一野心所操纵;然而误烈士者何人?误东北者何人?自有良史之笔,直书未已之罪!”

 

“不死于敌人之手,而死于国人之手;不死于抗战之时,而死于接收之时;自必饮恨千秋,而目弗瞑!”

 

张莘夫一行烈士还有徐毓吉、张立德、牛俊章、庄公谋、刘元春、舒世清、程喜田,都是优秀的东北才俊,回到东北老家,一心要重建家园的专才。

 

 

这时,苏联从中国东北撤军,那之前,已拆卸许多工业器材设备运回苏联,运不走的即摧毁。

 

现如今看到人们关注东北经济,以为老大难了,回顾历史,深长叹之。

 

张莘夫遇害几年后,天地翻覆,是否参加过反苏游行是49年之后的政治运动中必须交代的内容。

 

 
 

4

 

我家原来同院的一位老太太,体贴贤淑,慈祥之极,听说曾是右派,甚讶异:

 

——为什么打你右派?你能有什么右派言论?

 

——我说:“苏联放个屁,我们都追齐三十里”!

 

——你参加“二二二游行”了?

 

她笑而不答。

Go Back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