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photo

导读285

香港纪念雨伞运动三周年

September 29, 2017

美国之音香港‏ @VOAHK 5小时5小时前 

香港近四十个团体及政党9月28日下午5点起,在金钟举行“全民觉醒,反抗暴政”的集会,纪念争取特首真普选的占领运动三周年。5点58分,也就是2014年9月28日警方向示威者发射第一枚催泪弹的时刻,参与者默站3分钟,播放当年现场声频,重演占中最紧张的一幕。许多市民在陆续赶来现场。


自由亚洲电台新闻‏认证账号 @RFA_Chinese 49分49分钟前 

因发起“占中运动”而被称为“占中三子”的香港大学法律学院副教授戴耀廷、香港中文大学学者陈建民、牧师朱耀明在伞运三周年纪念会上发言。他们表示香港已经进入威权时代,并且已经有入狱的心理准备。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王四维香港报道)pic.twitter.com/P7zR7kaXb4 


香港雨伞运动三周年 近千人默站重演放催泪弹场面

RFA 2017-09-28

星期四是震惊中外的雨伞运动爆发三周年。香港多个团体在政府总部外集会默站,并重演当年警方释放催泪弹的场景。多名运动亲历者呼吁港人延续运动的精神,实现真普选。

 

近千名市民在下午5时58分,即是三年前警方施放第一枚催泪弹的那一刻,在金钟政府总部的「连侬墙」前撑开雨伞默站三分钟。主办单位放出水蒸气烟雾,重演当日警方放催泪弹的情景。

 

发起占领运动的占中三子之后首先上台发言,强调香港人要延续伞运的精神对抗中共威权统治,直到民主的到来。

 

占中发起人之一陈健民:我们学习的是三年前的我们,在最黑暗的时候反而看到人类的光明。我们痛苦,但我们不会退缩;我们愤怒,但我们不会失去理智。这就是我们雨伞运动的精神。

 

占中发起人之一戴耀廷:文革式的批斗正在发生,杀无赦的言论可以在香港公开恐吓,香港已正正式式进入威权时代。所以你要小心守护心里那一点盼望的烛光,不要让他灭。无论情况怎样,我们还是相信香港会有民主的一天。

 

多位现任及前任立法会议员到场声援。现场还有不少重现当年情景的手工摊位,有做丝印的、卖纪念品,还有为黄之锋等16位政治犯收集市民心意卡和签名。

 

 

占领运动3周年 团体重返占领区集会

 

 

2017年9月28日,多名民主派人士带领群众默站,并放出烟雾,纪念占领运动3周年。(林国立摄)

 

香港占领运动3周年,多个民主派团体重返金钟占领区,纪念3年前警方施放催泪弹,触发为期79日的占领运动。3名运动发起人分别发言,鼓励市民奋起对抗威权管治,又指已经做好入狱的准备,不会恐惧。(林国立 报道)

 

踏入下午5时58分,多个民主派代表在台上,带领在场人士默站3分钟,并用机器喷出烟雾,纪念3年前警方在金钟施放催泪弹,触发占领运动,然后在场的人一同叫口号。

 

占领运动3名发起人戴耀廷、陈健民和朱耀明分别发言,陈健民指,过去一年人大释法,剥夺6名民选议员的资格,16名政治犯被判入狱,香港已经进入威权管治,香港人应该好像3年前占领时那样,勇敢面对政权的威吓。

 

陈健民说︰今天政府用司法迫害去创造一个威权时代,它要做的事和3年前一样,都是在人群中抛下催泪弹,希望我们恐惧,希望我们散去,要面对牢狱之苦的人,我们要有勇气要坦然面对,这种寒蝉效应就即时消失,现在我们生活在一个荒诞的时代,我们的律政司检控时考虑的只是政治效果,但我们不要失去理智,我们的愤怒不要变成仇恨。

 

他们3人都因为发动占领而被起诉,戴耀廷就指,他们已经做好入狱的准备,不害怕是对抗威权最好的方法。

 

戴耀廷说︰我们已经开始准备坐监的事,有些朋友就说,你这样好像很灰心没有意志,我和他说正正相反,就是我们要调校我们的心态,去面对威吓,我都不怕你,坐监就坐监吧,当我们用这种心态面对威胁时,你的威权还有力量吗,尽管控告吧,我不害怕。

 

朱耀明就指,由踏上公民抗命之路起,已经有入狱的预期,会将这道路走到最后。

 

朱耀明说︰公民抗命一旦我们走上这条路,我们一定要有无比的勇气走完它,包括坐监我们都要走完它,因为只有走完这条路,令人民能醒觉反思,为何我们争取民主会被囚在监狱,有你们的同行同在,我们无需惧怕这股争取民主的力量会失落。

 

占领运动3名学生领袖,黄之锋、罗冠聪和周永康,因为重夺公民广场案正在服刑,黄之锋、罗冠聪的党友、香港众志常委周庭就表示,身边的人因为社会运动而入狱,会害怕是很正常,但仍要坚持。

 

周庭说︰身边的人会被打压会被判入狱,我相信大家参与民主运动的过程中,一定会有这些恐惧害怕的时候,但我们要做的不是催眠自己和自己说我不害怕,反而我们要直接面对自己的恐惧,和自己说即使我怕,但为了这个我们爱的城市,我们一样要撑下去。

 

而正在服刑的黄之锋,就在英国《卫报》发表,标题“监狱是香港民主苦路无可避免的一部分”的文章,形容牢狱生涯沉闷,要和家人朋友分开亦令他无比痛苦,但仍为在占领运动的付出而骄傲,逆境只会令抗争者斗志更坚定。

 

 

占领运动参与者盼港人延续雨伞精神

 

3年前的今日,警方在金钟施放催泪弹,揭开占领运动第一个高峰,3年过去,当年不同身份的参与者,对这场历时79日、引起国际社会注意的民主运动有何看法,又如何继续实践雨伞精神。记者林国立和不同伞运人谈过。

 

黄伯说︰学联在中文大学宣布罢课,罢课不罢学,黄伯已经参与,到22号他们来到金钟,黄伯未离开过一天,直到雨伞运动爆发仍然留下。

 

73岁的黄伯,全程参与79日的占领运动,自此之后3年,不同的抗争活动,都会看到他的身影,他和一班长者,成为了占领后抗争声援的标志。

 

黄伯说︰其实老人家能做甚么,觉得如果我们都不走出来声援一些,走到最前线的人,有负我们生活在世上,所以黄伯觉得我们应该行得走得时,都要走出来,给他们一个支持。

 

占领运动过了3年,社会运动经历低潮,游行、集会人数减少,黄伯指明白年轻人觉得绝望,认为做很多事都没有用,但他和一班长者,相信坚持。

 

黄伯说︰79日在金钟,催泪弹我们吃过,胡椒喷雾我们吃过,砖头我们掟过,我们静坐试过叫口号试过,我们甚么都做不了,不是的,我们已经集合了很多力量,起码831政改方案我们已经否决了,虽然很慢一点一滴,但只要坚持,我们会看到一点曙光。

 

执业律师任建锋,就用另一方式,去延续占领运动的精神,他在占领清场后,和一些业界朋友成立法律团体法政汇思,以法律专业角度,就社会议题发声,争取公义,一地两检、人大释法这些议题,都有他们的声音。

 

任建锋说︰没有雨伞运动,亦未必有不同的人去做这些事,我想最重要的,大家尽量不要只是一股三分钟热度,要大家努力将这件事持续,有很多时要沉得住气有耐性地做事,而不是热度来了一窝疯做些事后就沉寂。

 

占领运动过后这几年,北京逐步收紧对香港的管治,年轻人对传统民主派失去信任,本土派兴起,去年年初爆发旺角骚乱,校园陆续有港独潮,任建锋忧虑,占领运动的初衷逐渐被忘记。

 

任建锋说︰仇恨、暴力或凉薄,这些都是易请难送的力量,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不忘初衷,我觉得当时那场运动,当然我们是争取民主争取真普选,但其实民主或真普选,不止是有得选择政治代表,而是整套价值观,是仁爱、和平、包容。

 

这种社会风潮的转变,占领期间作为金钟大台咪手之一的张秀贤,感受很深。他认为好像占领这种大型群众运动,有不同意见很正常,即使现在重来一次,整场运动在策略上未必能做得更好,但在过程中一些沟通出错,令参与者中出现不信任,从中衍生的本土派,和民主派之间,充满分化和不信任,才是整场运动真正的伤。

 

张秀贤说︰不一定做得到终极目标,但未至于去到一种很内耗,很分化的伤,因为现在雨伞下来,好像很多人觉醒,但其实真正的内伤在于那种分歧分化出现了,而大家之后很难再找到一个能团结大家的基碍,如果大家当日能齐整地被清场,起码不会去到今天这样的局面。

 

过去3年,张秀贤一度退出社运改为从商,今年6月他重新回到政坛前线,亦有意出战明年的立法会新界东补选,取回本土派梁颂恒出缺的议席,张秀贤表示,他当年曾失言,指学联要取回旺角占领区的话语权,今天的分裂他亦有责任。

 

张秀贤说︰我那时在金钟大台,处理大台处理得不好,在旺角问题上亦曾失言,所以这些事,某程度上我是有份做成今天的局面,所以今天我走出来,某程度上是一种赎罪心态,那时弄得一团糟,我自己是否有责任去解开个结呢。

 

他认为,随著政权打压愈来愈强,反对派已经没有分裂的本钱,作为运动领袖之一,他愿意透过承认错误,希望修补这3年来,反对派内部的纠纷。

Go Back

Comment